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伤赔偿 >> 文章正文
工伤官司胜诉 他却等不到赔偿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北京晚报  阅读:

    采煤工人牛凤祥在煤矿关停时没能接受体检,以至于尘肺病“潜伏”两年。当得知患病后,由于没有劳动合同等职业病诊断所需的材料,他打了两年多官司,才终于认定了工伤。然而,煤矿早已关闭,拿着一个工伤证,牛凤祥又该找谁索赔?

    这一场“感冒”竟然得了两年多

    2010年农历春节,42岁的牛凤祥回到了河北承德老家。牛凤祥一直在北京房山区的一家小煤矿采煤,2010年2月,北京整顿关停房山区的小煤矿,牛凤祥所在的翁窑煤矿也在关停名单之列。这个老矿工就要失业了。

    过了年没几天,牛凤祥开始咳嗽、发烧,他没太在意,以为是受不住寒冷的天气,感冒了。

    可是,这样的“感冒”竟断断续续困扰了牛凤祥两年多。期间,他在乡卫生所不断地打针输液治疗,可病始终没好。到后来,牛凤祥甚至明显感觉浑身没劲,有时候呼吸都很困难。

    2012年5月,牛凤祥和妻子来到了医疗条件相对好些的滦平县医院,医生诊断,牛凤祥得的并不是感冒,而是尘肺病!

    牛凤祥在煤矿工作多年,当然知道矿工们谈之色变的尘肺病意味着什么,如果不尽早治疗,会要了他的命。

    2013年农历新年后,牛凤祥的病情开始恶化,持续高烧39度,一个月后,他住进了承德市附属医院。入院后的第三天,牛凤祥目睹同屋的尘肺病友持续高烧后突然离世。4月,牛凤祥的妻子租了一辆面包车,把已经昏迷不醒的丈夫送到了具有职业病诊断资质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北京市朝阳医院。牛凤祥被确诊为尘肺病,并发隆气胸、胸腔积水。

    虽然被确诊为尘肺病,医院却拒绝出具职业病诊断证明书,原因是牛凤祥没有曾在煤矿工作过的证据。

    为求职业病证明材料屡告安监局

    自从牛凤祥得了这个病,家里积蓄都花光了,还欠了八万多的外债。老牛需要钱保命,可是,煤矿早在2010年5月就彻底关闭,矿主也已不知所踪。

    牛凤祥夫妇四处打听,慕名找到为农民工提供免费法律援助的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援助律师张志友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牛凤祥的样子,他比实际年龄更显老,走到哪里都提着一个导流器。

    牛凤祥打工的煤矿已经关停,他手中又没有劳动合同等材料。为了节约时间,尽快获得职业病诊断材料,张律师想到从安监“入手”。

    按照法律规定,煤矿关闭时,应对煤矿工人进行职业病检查。“但像牛凤祥这样提前回家的,就被漏掉了。”张志友律师说,煤矿没有履行职业病检查义务,导致牛凤祥的尘肺病“潜伏”了多年,而安监部门对此有监督检查的职责。

    2014年3月,他们要求安监部门对煤矿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安监部门的答复是,煤矿已关闭,无法核实有关情况,更不能进行处罚。

    张律师代表牛凤祥以煤矿关闭不能作为无法处罚的理由,起诉安监部门行政不作为。

    法院审理后认为,安监部门在接到牛凤祥的申请后,进行了调查、核实工作,并将有关情况及时告知了牛凤祥,已经依法履行了相关职责,驳回了牛凤祥的诉讼请求。

    2014年7月,牛凤祥再次向安监部门提出申请,要求安监部门督促煤矿为他出具职业病诊断所需的职业史、既往史、职业健康监护档案等资料,或者安监部门核实后直接做出评定。这也是《职业病防治法》赋予安监部门的权力和责任。牛凤祥的申请再次被拒绝,随后,到法院的诉讼也被再次驳回。

    尘肺病诊断证明

    迟到了三年半 

    行政诉讼这条“曲线救国”策略失败后,牛凤祥只得再通过民事程序,以确认劳动关系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在煤矿工作多年的职业史。

    张志友律师继续代理牛凤祥,向房山区法院起诉煤矿,要求确认他与煤矿的劳动关系。法院虽然受理了案件,但由于煤矿无法联系上,只能采取公告的方式送达传票和起诉状。

    等了几个月后,案件终于到了开庭的日子。由于传票是公告送达,张律师以为煤矿肯定不会出庭,法院会缺席审理此案。但让他意外的是,安监部门和法院都找不到的煤矿,竟在开庭当天,委派了专业律师出庭应诉。

    牛凤祥提交了煤矿给自己办理的暂住证和一些证人证言作为证据,法院最终确认牛凤祥自2003年至2010年与煤矿存在劳动关系。

    劳动关系确认后,老牛再次来到朝阳医院,医院依据法院生效判决确认的劳动关系存续时间和岗位,做出诊断:“煤工尘肺三期。”

    2014年12月18日,牛凤祥拿到了期待已久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书。只不过,这张2010年5月煤矿关停时就应出具的诊断证明,却迟到了3年半。

    当牛凤祥满心欢喜寄望于赔偿时,张志友律师有些“残忍”地告诉他,职业病诊断证明并不是工伤证,离最终获得赔偿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

    张律师拿着职业病诊断证明书,先到房山区人社部为牛凤祥认定工伤。2015年2月初,牛凤祥收到了工伤证和劳动能力等级鉴定结论通知书,他的劳动能力等级鉴定为一级。

    法院判决煤矿支付津贴

    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一级伤残可是要退出工作岗位,保留劳动关系,按月领取伤残津贴的。这就相当于有了铁饭碗,对牛凤祥来说,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可是,经过向社保部门核查,煤矿从没给牛凤祥缴纳过工伤保险,社会保险基金不能支付津贴,都得由煤矿自行承担。可是煤矿已关停多年,怎么可能按月支付老牛伤残津贴呢?

    “煤矿虽然关闭了,但是煤矿的法人主体资质并未注销,也就是说,煤矿可以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张律师明白,即便案子胜诉,煤矿很可能没有执行能力。但只要能打赢官司,即便煤矿不能赔偿,牛凤祥也可以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申请先行支付,拿到应得的赔偿。

    于是,张律师代理牛凤祥再次起诉煤矿,要求其支付相应的工伤待遇。这一次,煤矿经法院公告没有再出庭应诉。

    2016年4月,法院依法判决煤矿支付牛凤祥一次性伤残补助金10万余元;每月支付牛凤祥伤残津贴3459元。

    他到死没能拿到赔款

    此时的牛凤祥夫妻已经早就懂得了,在拿到真金白银之前,任何文书都不等于胜利。果然,判决生效后,煤矿并没有支付补助和津贴。张律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如果煤矿确无财产,法院中止执行,他就可以向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申请先行支付。

    2016年5月11日,张志友律师突然接到牛凤祥妻子的电话:“老牛出车祸了!”张律师心中一沉,不禁替牛凤祥慨叹命运弄人。

    原来,牛凤祥当天包车从河北老家来北京复查治疗,途经密云时与一辆渣土车发生交通事故,牛凤祥身上多处骨折。本身就患有尘肺病,牛凤祥再禁不起任何伤病,命在旦夕。

    张律师永远忘不了牛凤祥临终前气若游丝般的恳求:“张律师,我已经吃不了饭了,可能撑不了几天。我希望您一定帮我,把案子打下去……”

    没过几天,牛凤祥带着深深的遗憾和不甘,离开了人世。

    “如果能及时体检查出尘肺病,如果能早点获得工伤赔偿,他都能尽早接受更好的治疗,在我看来,老牛是被拖死的。”张志友律师说,牛凤祥从2012年得知患上尘肺病,2013年开始维权,到死,也没能亲眼看见拿到工伤赔款的那一刻。

    张志友律师始终记得牛凤祥的托付,即便老牛已经不在了,他也要坚持,为老牛讨回赔偿。

    本报记者 孙莹 J001

    制图 王金辉 H120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女子骑车遭“路怒”男子..
·重庆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
·人体轻伤鉴定标准
·精神损害赔偿标准
·医疗事故赔偿标准
·重庆高院法官关于审理交..
·医疗事故鉴定条例
·黑龙江枪击案补偿协议为..
·内蒙呼格冤案原调查组组..
·高中生在校内玩牌被停课..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